文 / 六月浩雪

正文 第2089章 铁奎番外(19)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这一趋势与2008年蔓延全球的经济危机紧密相关。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冬去春来,盛京城内的树木开始发芽。M.2YT.ORG街上的人,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日用过早饭,铁虎说道:“奎子,你扶我起来走一走。”前面三个月,铁虎日日要去医馆做按摩腿。三个月后,除了十天去复查一次,都是铁奎帮着做的按摩。

    铁奎一脸惊喜地说道:“阿爹,你的腿有力气了?”出了正月,铁虎就能自己在床上挪动下脚了。

    “扶我起来走下。”

    铁奎摇头道:“阿爹,还是我推你去医馆给田大夫看看吧!”、

    到医馆的时候,田大夫正好在。不过医馆很多人,父子两人等了小半天才等到。

    田大夫给铁虎检查了下腿,然后朝着铁奎说道:“扶你爹走两步。”

    哪怕有铁奎扶着,每走一步都跟在钢刀上走过似的,扎心的痛。走了几步,额头就有了豆大的汗珠滴落。

    走了六步,田大夫就不让走了。见铁虎有些着急,田大夫说道:“这事不能着急,得一步一步来。若不然,加重腿的负担反而不易好。”其实,铁虎好得这般快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期。这主要归功于铁奎,不仅营养跟上,还日日给铁虎做按摩宽他的心。

    铁奎在旁说道:“田大夫放心,我会监督我爹,不让他急于求成的。”

    田大夫笑着点头道:“我给你们再换个方子,你们先吃十天看看。”这半年,他们已经换了六道方子了。

    回到家,铁虎说道:“奎子,我现在能下地走了,可以回家慢慢养着了。”五月就是春香的婚期,他这个当爹的不在,这婚期都得往后延了。

    铁奎说道:“吃完这十副药,我们问问田大夫。”

    见铁虎摇头,铁奎说道:“阿爹,我知道你担心大姐的婚事,可你的腿才是最重要的。咱们已经治了半年,要没治好就回去岂不是白花那么多钱白受了这么多的罪。阿爹,耽搁大姐的婚事也是迫不得已,到时候我们好好补偿她。”

    铁虎叹了一口气道:“听你的吧!”

    十天后,父子两人再去复查。听到田大夫说他恢复得很好,铁奎说道:“田大夫,我大姐婚期在五月十六,我阿爹挂心这事。他说现在能下地走,想回去养。”

    田大夫摇头说道:“不行,现在是关键时候。若是现在就回去,你爹以后怕是一担水都挑不起。要吃药加上我再给扎几次针,虽不能恢复如初,但普通的家务活却能做。WWW。2yt。ORG”回去得要五六天,路上就得停药。而扎针,更是不可能了。这腿,就不能彻底治好。

    将这话告诉铁虎以后,铁奎又道:“田大夫,我阿爹问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回家。”

    “恢复得好,一个月就可以回家。不过回家,还得吃药。”

    听到一个月时间,铁虎这才没坚持要回去。一个月时间,熬一熬就过去了。

    五月初正是春耕时节,姐妹两人正在地里干活,就看见二水跑来了。

    二水一脸笑意地说道:“春香、春妮,奎子的同窗送来消息说奎子找着了好大夫,那大夫能治好铁虎哥的腿。”二水跟春妮同年,不过他辈分高。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二水说道:“去年年底的事。不过信给耽搁了,奎子同窗前天才收到。”三封信,只一个人收到。另外两份,都遗失了。

    春香的眼泪吧嗒吧嗒掉,这段时间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现在这心终于落回原处了。

    阿爹的腿能治,下半辈子就不用在床上躺着,真好。

    想到这里,春妮也红着眼眶说道:“我就知道阿弟最厉害,肯定能给阿爹找到好大夫的。”

    二水也感叹道:“我爷爷也这么说的。”一边跟着姐妹两人说话,一边帮着姐妹两人干活。

    开春后姐妹两人每日就在地上忙活,四亩地都已经种上了东西。不过东西种下去,还得浇水施肥捉虫。所以,每日都很忙碌。

    太阳落山,姐妹两人就回家了。到了家,就看见站在门口的邵力学。

    春妮骂道:“去年就退亲了,你还跑来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败坏我姐的名声,让她以后嫁不到好人家。”

    邵力学说道:“大妹,我说过退亲的事我不认。”退亲的事他事先并不知情,一直到腊月二十六回家才知道这事。当时他就大发雷霆,然后就来了铁家。可惜,被春妮用扫把打了出去。

    “你不认有什么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爹娘既退了这门亲,咱们就没关系。你再不滚,我拿刀砍死你。”铁虎父子不在,姐妹两人没少受人刁难。不过春妮性子泼辣也豁得出去,知道她的厉害也没人敢惹她。

    邵力学看着春香,说道:“阿香,我是真心实意想要娶你的。阿香,退亲的事我真不知情,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www.levelingpower.com”

    春妮拽着春香的手,想拉她进屋。

    春香这次却是站在门口,朝着邵力学说道:“我阿弟在盛京找着了名医,名医说我爹的腿能治好,可花费巨大。邵二哥,我以后的聘礼要留给我爹治病的。”这意思是聘礼留给娘家,嫁妆也没有。

    邵力学摇头说道:“我不在乎。”

    春香垂着头道:“谁都知道我爹去盛京治腿了家里就剩我们姐妹两人,你娘上门退亲不说,还逼着我们将聘礼退还。你说你真心实意想娶我,这话我相信。可你父母那般瞧不上我,我也不会送上门去给人糟践。”

    话都说到这份上,一般男子都会打退堂鼓。可是邵力学却说道:“春香,我不会放弃的。”想说服春香跟春妮是不可能的,只能等铁虎跟铁奎回来了。这两人,才是能拍板的人。

    离了铁家村,邵力学就准备回县里。以前每个月放假就会回家,可退亲的事发生以后他只过年在家呆了一天。

    邵母得了消息,早早在路上等候。见到邵力学,眼泪直流:“学儿,你怎么能路过家门口不回家?那个女人,难道比爹娘还重要吗?”

    邵力学见路人朝着他看来没说话,只是朝着自家的房子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邵父怒斥了邵力学一顿,一向护着他的邵大哥这次也保持沉默。

    等邵父骂完以后,邵力学突然问道:“爹、娘,咱家现在有多少钱?”

    这话问得邵父邵母怔住了。

    邵大哥黑着脸问道:“莫非你还要为铁家那个女人闹分家不成?”

    邵力学摇头说道:“我跟铁家大姑娘有缘无分,这次已经说清楚,我以后不会再去找她了。”不这么说,他娘更会骂阿香狐狸精败坏阿香的名声。所以,在铁虎父子回来之前,他都不会再去找阿香了。

    邵大哥听了这话,满意地说道:“这才像话。”

    “爹、娘,我就想知道家里现在存了多少钱?”也是今日春香的话,让邵力学察觉到了不对。他娘那般精明,正常来说哪怕退亲也不该将事情做得这般绝了,

    邵母唬着脸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家里的钱,自有我跟你爹管着。”这意思,不管有多少钱,邵力学都无权过问。

    邵力学笑了下说道:“爹、娘,我若是猜得没错,家里怕是没什么积蓄了吧!”

    邵母闻言面色微变,不过很快怒斥邵力学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家里的钱,我都攒着呢!”

    走伙计的人,最重要就是察言观色。看邵母脸色微变,邵力学就知道猜对了:“那你将钱拿出来给我跟大哥看看。”

    夫妻这么多年,邵父一看妻子这神色就知道出问题了:“你放心,娶媳妇的钱我都给你攒着,不会亏了你。”

    邵力学面无表情地说道:“爹、娘,家里的钱,应该给小弟用得差不多了吧!爹、娘,以后我的工钱都自己攒着,若不然到时候钱花得一分不剩,我连媳妇都娶不上了。”

    这一次,邵力学的态度很强硬。要不将家里的积蓄拿出来给他看,要不以后他不再拿钱回来。

    在邵父的怒斥下,邵力学没能知道家里到底还有多少钱。不过他打定主意,再不拿钱回家了。不靠父母,靠自己攒钱娶媳妇,说出去也没人指责他。

    这晚,邵力学没回县城而是宿在家里,第二日一大早就走了。这次没急急忙忙赶去县城,而是找人打听他弟邵力行到底做了啥,为何花费那么大。

    镇上就那么大,要打听点事还是很容易。只一天功夫,邵力学就知道邵力行照料个相好叫秋玲。这秋玲今年十九岁,长得如花似玉,不过三年前就守寡了。邵力行是前年跟她好上的。自跟这个女人好上后,邵力行开销就比以前大了很多。

    打听到这事,邵力行特意回家将这事告诉了邵父邵母。可惜,邵母不仅不相信还怒斥了他一顿:“你就是不想拿钱回家,也不要这样污蔑你弟弟。”

    邵力学见他爹也沉默不语,说道:“爹、娘,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随你们。”反正以后,他的工钱都自己攒着,绝不再拿钱回家了。

    邵大嫂知道家里的钱被邵力行用光了,不干了。之后,邵家日日鸡飞狗跳。

    有些好事的人,特别将这事告诉了春香跟春妮姐妹。

    春妮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跟邵家已经没有关系,他们如何与我们无关。”

    来人有些讪讪的。

    一个半月以后,铁奎带着铁虎回到了铁家村。

    到了村口,铁奎扶着铁虎慢慢地朝着家里走去。

    经过田大夫治疗,加上这一个多月的锻炼,铁虎如今也能走一顿路了。只是,走得还是不大稳当。

    村民原本对于春香姐妹两人说铁虎的腿能治还半信半疑,毕竟县城的大夫都说不能治。可现在亲眼看着铁虎能走路了,终于相信姐妹两人没说谎。

    春香跟春妮得了消息,丢下地里的活跑了回来。

    到家看到铁虎跟铁奎,姐妹两人的眼泪刷刷地落:“阿爹、阿弟,你们终于回来了。”

    铁奎笑容满面道:“大姐、二姐,阿爹能自己走了。”

    铁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了两步,然后又坐回到椅子上。田大夫说不能太劳累,还需要再养一年半载。

    春妮擦了眼泪道:“我就知道阿弟最厉害,肯定能找到名医治好阿爹的腿。”

    一家人正说着话,李家的人过来了。原本满脸笑容的铁奎看到李贵,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你来做什么?”

    春香跟春妮两人没吭声。铁虎摔断腿,是为救李贵引起的。不仅铁奎,就是她们姐妹也怨李贵。这半年多,她们都也没再跟李家走动了。

    李老爹朝着李贵道:“还不给你铁叔跪下。若不是你铁叔,你还有命在这里吗?”

    铁奎冷冷地说道:“李大伯,我爹消受不起他这跪。”

    李大娘眼泪涟涟地说道:“奎子,大娘知道你怨我们。可当时也是没办法,你大伯病着,只能求了你爹去找下贵子了。奎子,发生这样的事我们也不想的。”

    李贵不听父母的劝,自己去打猎。这一年多都平安无事,可去年入秋后进山三日都没回家。当时李大伯腰疾犯了,就求了铁虎去山里找下李贵。然后,铁虎就摔断了腿,还受了伤。

    铁奎冷笑道:“我爹去救他,他却为了一头野猪将我爹置于险地。若不是我爹命大,可就不是摔断腿,而是直接被野猪撕成碎片了。”

    李贵射死了一头野猪幼崽,然后被母猪逼得在山里逃窜。

    铁虎将那头母野猪射伤吓跑以后,就让李贵跟他回家。可李贵却仿若没听到,跑去追受伤的母野猪了。

    狩猎的人都知道,受伤的野猪不能追。因为它一旦发狂,凶猛如老虎。可惜铁虎的话,李贵压根就不听。

    野猪见李贵追上来,就跟他拼命了。危机时候,李贵将野猪引向准备找机会射死野猪的铁虎,然后他自己爬树上了。

    铁虎猝不及防,被野猪撞落山下摔断了腿,全身也多处受伤。幸亏隔壁村有人上山狩猎听到动静赶了过来,若不然铁虎定会被那头发狂的野猪咬死。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