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苏镜回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一章 唯一后手相交付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当下越来越多的、明里的、暗中的汽车“召回”,不少都是出自于这样的背景。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医本正锦最新章节!

    季冉氏没有说话,定定的盯着慕容殷身后。www.levelingpower.com

    慕容殷若有所感,猛地回头。

    “阿箬……”

    林耶没有说过,季箬果然是最迟今天早上会醒过来。

    如今她醒了,由锦桃扶着,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这晨曦的寒风中。

    “她还病着,你们在胡来什么!”慕容殷愤怒起来。

    “是我要来的,将军。”季箬开口问道,“卢行舟他们带着筇都遗客,是不是要攻进城来了?”

    “是。”慕容殷皱着眉,转身要扶季箬回锦桐院休息。

    “卢行舟杀了大夏朝唯一的皇室血脉瑞昌公主,试图用一个替身掩盖真相,却被你们戳穿了,按理说,那些筇都遗客们就算没有恨得想杀了他,为着复辟大业的名正言顺,也不可能再听卢行舟的指挥。你不好奇他是如何在短短几天时间里,就重新获得了大家的信任,并在他的指挥下举兵攻城吗?”

    这一段话有些长,季箬足足休息了四五次,才将话说完。www.levelingpower.com

    慕容殷的动作顿了下来。

    他问道:“你……恢复记忆了?”

    他看起来镇定,可眼里带着忐忑不安,手也微微颤抖。

    季冉氏一边吩咐临夏去取披风来给季箬披上御寒,一边让临春带着众人回避,自己亲自站在不远处为未来的帝后望风。

    “嗯。”季箬点了点头,“我都想起来了。”

    她苦笑:“之前我总不信,如今才知道,原来当初真的是我设计了你和季相二人,我发现了你是慕容皇室太孙殿下的遗腹子,害怕季相知道了你的身份会助你登基,到时候你会对付我,又怕卢行舟知道了你的身份,会逼我杀了你。”

    再加上她和卢行舟很多想法都相悖,纵然天生聪颖,也斗不过卢行舟,只好另辟蹊径、剑走偏锋,联系了夷珅,设计了一切。

    “当然,这些现在说来都不重要了。”季箬打断想要开口的慕容殷,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对付卢行舟。”

    慕容殷嗓子干涩,开开合合了好几次,终于放弃自己原本想说的,顺着季箬的话问起正事来。

    “你说卢行舟为什么能迅速让筇都遗客重新信任他?”

    “因为,他也是夏氏皇族的人。M.2YT.ORG”季箬冷笑,“我有一个叔爷爷,幼年时就剃度出家,做了和尚。夏氏江山覆灭的时候,叔爷爷才五岁,又撇开了俗世的名字,因此获罪的夏氏子孙里面并没有他。”

    季箬裹紧临夏递过来的披风,身子虚,站得有些累,锦桃又被支走了,只好靠在慕容殷身上继续说。

    “卢行舟的母亲本是大家闺秀,一次上香的时候看上了叔爷爷,于是故意设计让叔爷爷看到她裸身沐浴的样子。”

    堂堂大家闺秀怎么能让一个和尚坏了清白,卢行舟的母亲在家任性惯了,一哭二闹三上吊,非要叔爷爷还俗娶她。

    叔爷爷被迫还俗,被迫娶妻,被迫破了色戒、酒戒、荤腥戒,一直郁郁寡欢,终于在成亲几个月后抱着佛像沉了河,去见他的佛祖。

    卢行舟的母亲这才清醒过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

    她姐姐就是陆府的当家夫人,为了让妹妹好改嫁,说服陆老爷将孩子抱过来自己养。说好了只给栖身之地,不分半点儿家产。

    卢行舟变成了陆府的陆梅飞,却不知怎么知道了筇都遗客的存在,还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头脑聪明,很快就成了众人口中的卢使者。

    慕容殷明白过来:“卢行舟之所以这么迅速重新掌握了筇都遗客的指挥权,是因为他暴露且证明了自己的身份!”

    “对,他一开始就是冲着皇位去的,之前拿捏我的父亲,后来我的父亲与我娘结婚,不再任他摆布,就设计了一场火灾,烧死了他们,后来又趁着我年幼摆布我,不过是想让我们做他的探路石。”

    季箬从小就有主意,更何况后面有杜笙的悉心引导,所以会设计让自己失忆成为试药女,好摆脱卢行舟的逼迫。

    慕容殷皱起了眉头,说道:“知道这些,除了将陆府人都控制起来,还能如何?看他性格,也不像是会顾忌亲人性命的人。”

    “这就是我迫切的想恢复记忆的原因。”季箬说道,“筇都遗客中有一批隐藏者,专门用来暗杀不合适的夏氏皇族继承人及其党羽。他们不管什么天下局势人心所向,也不管对他们下令的人是谁,只要见到号令他们的信物即可。”

    这枚信物本不该在夏氏皇族子孙手中,不知怎么阴差阳错落在了还是皇子的夏朝末帝手里,所以他那么暴虐,却成功登上了皇位。

    后来国破家亡,信物辗转落入了季箬的父亲手中。

    季箬的父亲一直利用这批隐藏者对付卢行舟一党,可惜卢行舟没有自曝身份,他又无法找到证据,所以只能落得被卢行舟害死的下场。

    他们夫妻二人死了之后,就找了心腹,将这枚信物留给了季箬,并且告诉了季箬卢行舟的一切。

    五年前季箬意识到卢行舟早晚会让其中一个凤女替代自己,而那个时候,卢行舟还没有自曝身份,所以只好躲进了十二楼,以期拖延时间,寻找契机。

    如今,契机来了。

    “你要把信物给我?”慕容殷有些难以置信。

    “是。”季箬伤口尚未好,身子十分虚弱,她有些撑不住了,于是直接说道,“信物早就给你了,就在当年给你的匕首的手柄里面藏着,是一枚小小的玉哨。”

    “所以,且撑着吧,撑到今天晚上,战事就有转机了。”季箬脸上露出恶意的笑容来。

    卢行舟和他的党羽死了,剩下的筇都遗客就是一盘散沙。

    卢行舟比她有心计,也比她有手段,可她胜在,并不想要这片江山,也并不想让脚下的土地重新姓夏。

    慕容殷看着季箬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先是震惊,然后是后悔,接着是内疚,更多的还是一种光芒。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