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浣晓青

正文 第1143章逐出家门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3、贷款购买住房申请提取住房公积金  (1)购买北京行政区域内住房申请提取住房公积金的:  提供申请人身份证原件及复印件1份,填写《住房公积金提取申请表6》1份。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佞臣宠妻最新章节!

    景如兰站在秋氏的旁边,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栏杆,渴望无比的看着站在外边的景容,苦苦的哀求道:“大哥,兰儿还年幼,兰儿不想死!

    大哥,妹妹求您,求您救我们出去!

    大哥!兰儿求求您,求求您,呜呜呜呜……。www.levelingpower.com”

    她们亲眼见到其他人吃了断头饭之后就被拉出牢房处斩!

    吓得睡觉都不敢闭眼,时时惊醒,就怕哪一天轮到她们被拉出去砍头!

    她早已后悔!

    当初不该好高骛远妄想嫁给五皇子当什么皇后!

    以至于如今受到牵连,惹来这牢狱之灾!

    黄杏抱着虎头站在她们的身后,可怜巴巴的望着景容却不敢开口。如若他连秋氏她们都不愿搭救,那么她更别妄想离开这里了。

    眼角余光却瞥了一眼蹲坐在墙角,一脸麻木的李若媛。

    对景容的到来无动于衷,早已认命等死一般。

    景容拿出手帕捂住鼻子,却依旧还是能清晰的闻到秋氏她们身上袭来的恶臭。

    再看她们蓬头垢面,衣面泛着油光的样子,强忍下想要立刻走人的冲动,微蹙眉头低喝一声:“你们以为我来是干什么的?全部退后一步。2yt.org再敢哭一声惹我心烦,我立刻走人。”

    秋氏:“……”看着景容拿出手帕捂鼻子的举动,老脸尴尬的一红不哭了。

    她们抓进来至今未曾沐过浴,时隔一个多月之久,身上早已经发臭了……。

    不过只要儿子能把她从这死牢中救出去,被嫌弃也无所谓!

    赶紧站起身退后一步,却见到女儿景茹兰还没反应过来,依旧站在栏杆边上。

    立刻上前一步冲了过去,一把揪住她的后衣领往后使劲一拽!

    也不管她摔倒在地,发出砰地一声疼不疼,赶紧用手理了理自己散乱的头发,一脸喜极而泣的望着景容夸赞道:“娘就知道你最孝顺。多日以来一直向新皇进言才保得我们性命,今日特地来接我们回府。你赶紧叫来狱卒为我们打开牢门!”

    刚刚爬起身来的景茹兰顾不得身上疼,满脸渴望的盯着景容。

    黄杏也赶紧放下手中的虎头。一只手牵着他,另一只手拽着贝儿迫不及待的走向牢门。

    景容撇了她们一眼,清冷的眸色最终停留在秋氏的身上,淡淡的道:“母亲您猜错了,孩儿身体抱恙,已有月余未曾上朝见过圣上。”

    秋氏脸上的喜色迅速的褪去变得惨白无比,哆嗦着嘴唇结巴的道:“那那你来此……难不成是来见为娘最后一面?!”

    景茹兰脸上的笑容瞬间冻结。

    黄杏牵着两个孩子杵在了原地,一脸的绝望。m.2yt.org

    景容实在忍受不了牢房脏乱差的环境,直截了当的看着秋氏道明来意。“景琰跟茹兰勾结五皇子造反证据确凿……”

    “我没有造反!我是冤枉的!”景容话还没有说完,景茹兰失控的哭诉辩解。

    秋氏早已受够了牢中的生活,急于脱困而出!

    见茹兰打断了景容的话,想起要不是她委身五皇子,说不得全家不会被新皇打入天牢!

    怒不可遏的冲上前对着她拳打脚踢!

    景茹兰哭着哀求却换来秋氏更残暴的踢打,本能的抱住头蜷缩成一团。

    两个孩子吓得躲到黄杏的身后。

    黄杏一脸麻木的看着眼前习以为常的这一幕。

    这一个月以来,只要秋氏想起这次无妄之灾就会对景茹兰拳打脚踢,以此发泄心中的不满,缓解随时会被砍头产生的恐惧。

    甚至有时还会无故找她的茬,殴打她!

    “母亲,你要打到什么时候?请恕孩儿体力不支恕不奉陪。”景容转身要走。

    秋氏急了,慌张的赶忙停手,转身奔向栅栏向景容哀求。“容儿你别走!别走!”

    景容脚步一停,转身冷眼看着可怜巴巴的秋氏直接问道:“想要活命必须把景琰逐出家门从族谱上剔除,你可答应?”

    秋氏一愣,顿时喜极而泣!“娘亲答应,娘亲答应!”只是逐出家门而已!却换来所有人活着离开天牢,简直是天大的喜事!

    景容见秋氏毫不犹豫的应下此事,嘴角勾起嗜血的冷笑转身离开。

    “容儿你别走!你别走啊!你还没告诉为娘何时能离开这天牢……!”

    景容却头也不回的离开,未做任何回应。

    第二天,景容进宫面圣。

    御书房内,新皇盯着一个月未见的景容,假意露出关心之色的问道:“你的身体……?”定是因为卓楠一名诰命夫人封号被剥夺之事,对他心有怨言这才称病故意不上朝!

    “咳咳!”景容还未回答先咳嗽了两声。“微臣中毒已深,身体每况越下已无法担任宰相一职,特来请辞,请皇上恩准另谋贤臣……”

    新皇:!!!!

    他竟然不是来为秋氏她们求情的!

    那他本打算拿捏秋氏她们,以此逼迫威胁他自动把青管家送入宫的算计岂不是落空!

    “……剩下的日子,微臣想时刻陪在内人的身边,希望挨到孩子出生,心愿足矣。”

    新皇:“……爱卿啊,朕才刚刚登基,根基不稳内忧外患缺你不可!你可万万不能卸任!”

    赵国这两年内斗不断,很多有才干的大臣因为站队失误死的死,发配的发配!

    新上任的官员很多经验不足根本无法胜任!

    导致很多大事上出了纰漏!

    不但没有造福百姓,反倒生民涂炭弄得民声怨道!

    每天一堆奏折都能把他活埋了!

    景容在还能帮他分忧解难,这要是卸任甩手走人……天啊!他怕是自古以来第一个批阅奏章活活累死在龙椅上的第一人!

    景容又咳嗽了两声,一脸无能为力道:“臣也想为皇上分忧,可是臣这身体……随时会倒地而亡。”

    新皇:“……”看着景容站在那里,一副虚弱的随时会倒下的模样,眸低一闪而逝幽光。

    一个月宫变之前,他就说中毒已深快要死了,带着青管家离开了京城前往蜮民国寻求解药!

    一个月之后,此刻站在他的面前,又言不久于人世!

    看他也不像是装的!

    毕竟天下男儿志在政途,谁会舍得放弃手中的权势!

    本来还担心景容是下一个权倾朝野卓世清!

    如今看来是自己多虑了!

    他足智多谋如此能干,怎能浪费大好光阴陪伴什么妇人!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