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百里墨染

第六百二十二章 齐君的预感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火爆的二手房市场,反映的是北京楼市的另一面。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第六百二十二章齐君的预感

    最后暖玉也没能扭转楚老夫人这个认知。www.levelingpower.com

    暖玉感觉这几乎成了楚老夫人心中的死结。也许,只有确保姑姑未来一片坦途,不会身陷宫中,不会朝不保夕,不会随时有被齐君贬黜甚至下杀手的那一天,楚老夫人才会放下吧。

    犹记得当初。楚老夫人在她面前,端着一幅贵妃的姿态,对她也是及尽忽略嘲讽之能事。

    如今,她们却成了世上最最亲的祖孙。

    所以命运这东西……

    真是让人捉摸不定。楚老将军一早便出了门,楚小将军也早早和卫宸一起离府。

    不仅是卫宸避着暖玉行事,楚家父子也不由自主的把楚老夫人摈弃在外。祖孙俩在府中一边等候消息,一边说些家常。就像卫宸所言,不管齐君有什么打算,眼下一时三刻不会施为。

    所以整个楚家依旧是一片和乐。

    楚家家大业大,主子却只有二老和楚文靖。

    加上暖玉小夫妻,才一掌之数。

    所以,真的没什么需要勾心斗角才能达成的……

    这也是楚家上下一片融洽的原因之一,要知道很多富贵人家,家里妻妾成群,这个争宠,那个争位子的,自然是家无宁日。M.2yt.org

    韩妈妈挑了帘子进来。

    把暖玉喜欢吃的点心直接摆到暖玉面前。“小姐喜欢吃点心的小习惯倒是没变。我让灶上多准备了几样,小姐尝一尝。”“她啊,还是个小孩子呢。再加上宸儿惯着她,她这习惯只会越养越多。怎么瓮会少呢?祖母说的没错吧。”楚老夫人挑挑眉,一幅一切尽在不言中的神情。暖玉眨了眨眼睛,决定还是不回应的好。

    暖玉闷声吃点头。

    一旁楚老夫人可没打算轻易放过暖玉。

    要知道孙女小红泛红,真真一幅人面桃花的美人模样。

    这才成亲多久?便多了这么一股娇媚的风韵。可见小夫妻恩爱着呢。“……老夫人,我看咱们那些小衣裳小帽子的,该准备起来了。”韩妈妈故意提高了调子。楚老夫人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然后附和道。“你不提醒,我都忘了。人老了,记忆越来越差。是该开始着手准备了。这啊,要说快是真快。不过几个月的功夫。你说我们准备几套合适?冬天夏天的,都要准备些。也不知道赶上什么时候……”

    “自然是多准备几套。冬天夏天的都多做些。这个用不上,下个用……大红的,天青的,都要做。WWW。2YT。ORG”韩妈妈和楚老夫人兴致盎然的说着。

    她们说什么,暖玉哪有不明白的道理。

    只是,是不是太过明目张胆了些。

    “……祖母,还早。”

    “不早了,不早了。说不定啊……”

    “说不定已经揣进肚里了。我的小姐啊,这种事,你听老夫人的奴婢的准没错。”

    暖玉真想大喊一声不会。因为卫宸和她提起过,他说她年纪太小,这事过两年再说。虽然不知道卫宸怎么做到的,不过卫宸的话,暖玉总是相信的。

    暖玉张了张口,可见楚老夫人一脸的喜色。

    脸上郁结之色因为喜色而淡了。她那反驳的话无论如何吐不出。

    她甚至想,干脆和卫宸商量商量……要知道前世无子也是她的一桩心事。

    落英院中暖玉吃着点心,听着楚老夫人主仆商量着小孩衣裳要什么样式。

    而此时宫中……

    却正经历着一场轩然大波。

    因为齐凌……“皇兄,我只有彦儿一个独子。如今我妻已死,独子亦生死不知。”齐凌说到这里,眼睛泛红,仿佛能滴出血来。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大殿一阵死寂般的静。

    昨天齐凌回京要上殿请安,齐君特意让卫宸避开。

    谁想到今日才上朝,齐凌在殿外求见。说是有冤要诉。

    为表对兄弟的关爱,齐君没让齐凌去住驿馆,而是让他住进以前他未出宫前的寝殿里。皇子未成年前,都要住在宫里。

    想当然的,齐凌也有自己的寝殿。

    齐君子嗣不算旺。所以齐凌的寝殿一直空着。

    昨天能说的兄弟二人私下都说了。齐君甚至还和齐凌抱着痛哭了一场。

    感叹淮阳王命苦,失妻失子。实在是人生极惨之事。

    齐凌也表示一切都是命。他不怪谁,有了齐君的安慰,齐凌觉得一切都不算什么。兄弟二人甚至还一起喝了顿酒。

    齐君觉得他已经安抚好齐凌了。

    只要齐凌老实本份,他打算即便将来收回淮阳道,也不会伤了齐凌性命。毕竟是一母所出,总和那些同父异母的兄弟不同。

    可万没想到,齐王爷第二天还是上了殿。

    齐君觉得头疼。

    他总有种感觉,他有些不由自主的用眼风扫向殿角。卫宸垂头伏案,正在尽职尽责的记录着。

    他总觉得,如果给了卫宸和齐凌同殿的机会……

    他们一定会掀起一场惊涛骇浪。

    这样的笃定齐君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他这人向来相信直觉。所以昨天没让二人碰面。

    可不过迟了一日,二人终是同时置身大殿。

    再加上齐凌上来便摆出这样一幅神情来,齐君一时倒不知道如何应对好了。

    若是此时斥责齐凌殿上失仪,岂不落人话柄。

    “王爷节哀。”卢岳出言安慰道。“多谢卢大人。皇兄,臣弟别无所求,只求皇兄将凶徒正法,以告慰吾妻在天之灵。”

    这话一出,大殿又是一静。

    谁都知道齐凌口中的凶徒是谁。

    上次齐凌那道折子,齐君间接给驳了。却不知齐君心中有何打算,为什么又招了齐凌回京?

    朝臣们因猜不透齐君所为,所以一个个都不敢露头。

    齐君闻言重重一叹。“凌弟,为兄招你回京,便是知道你心中郁结……人死不能复生。你节哀!留你一人在淮阳道,为兄实在不放心,这才想着索性招你回京。我们兄弟二人说说话,喝喝酒,事情终会过去的。”“皇兄一片好意,臣弟心领。可一日不替彦儿报仇,臣弟一日不能安心。臣弟最近天天梦到玥娘……她说她恨我。恨我不能保护彦儿。皇兄,皇兄若是臣弟,该如何是好?”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