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慕容小宝

第六百三十五章 逆耳之言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15.《中国西藏反贫困战略研究》(合著)2004,中国藏学出版社。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最快更新权皇女帝最新章节!

    属龙语的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焦急。www.levelingpower.com他从夜芳菲那看似冷淡的蔑笑中,看到了那种长期在阴谋与权力中生存因为极度敏感而隐藏的凌厉。

    在这个看似平静的深宫之中,除了要时时提防宫中嫔妃的算计,还要顾及朝中大臣眼红和奸诈。养成了夜芳菲不惊于色,不乱于心的深沉之性。夜芳菲不过是一个年仅十八的女子,在她的骨子之中,有着少女特有的娇弱和无奈。虽然经历过战争的残酷,见过朝臣阴谋的狠毒。可是,依然无法改变一个女子对未来的憧憬和对柔情的向往。这样的女

    子,越是有着坚不可摧的外表,她的内心便越脆弱,越需要依靠和寄托。

    此时,于夜芳菲来说,前有权谋之争的隐患威胁,后有家仇阻隔的深情。这样一个从小便失去亲人的女子,要想在这样严峻而残酷的现实面前取得平衡,谈何容易?夜芳菲呵呵地轻笑着,双目如丝,带着无比的心疼,柔声道:“哥哥,你的身伤之患,只能看老天的安排了。”轻轻地靠在属龙语的肩膀上,轻声道:“那旱地青莲,恐怕世间在也无法寻得。你日后在宫中万

    万不要服用其他伤药,以免坏了那药效。”

    夜芳菲亲身体会过那旱地青莲的奇效。她知道,只要属龙语能安心养伤,只等破损的心脉得以复原,其他连带之伤在他强健的体魄之下,必然能得以复愈合原。M.2YT.ORG属龙语点了点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感觉胸腔之中那种尖锐的刺疼之感已经消失,带着无比的震惊,沉声道:“那药效果然神奇,我心脉破损的刺疼已经消失殆尽。只要我安心养伤,恐怕用不了多久,

    便能恢复如常了。”夜芳菲点了点头,坐正身子,定定地看着属龙语,柔声道:“哥哥,雪儿虽是苦命之人。可是哥哥一直都将她当成亲人一般看待,我只是担心,她会误会了哥哥的好意。若是雪儿存有私情之心,恐怕会对哥

    哥身职有所影响。”

    属龙语眉头一皱,脸上带着几分疑惑,道:“芳儿,你是看不起雪儿么?”夜芳菲咬着着嘴唇,两道眉头高高地皱起,看着属龙语布满血丝的双眼。良久,脸上扬起一抹无奈的苦笑,正色道:“我本就是庶民之躯,若非因偶然之机,立得战功受之皇帝封赏,恐怕此时在宫中也是奴

    婢之身罢。哥哥为何会以为,芳儿会是忘本之人,不念过去?”

    属龙语抬头朝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双手抓着夜芳菲的肩膀,道:“你也知道那雪儿是苦命之人,她身世之苦,常人无法理解。难道,你也不能明白么?”

    夜芳菲眉头一扬,唇边扬起一抹轻蔑的冷笑,道:“难道,我也必须如她一般,以楚楚可怜之相,博取同情怜悯么?”看着夜芳菲脸上的不屑和轻蔑,属龙语突然明白过来,那宫千雪举家而亡,身无靠山。加之揭发龙公公的谋反之罪,故而在宫中成了别人眼中六亲不认的无耻之身。M.2yt.org怪不得灭念师太和冷流世等人都旁敲侧

    击地提醒自己,万勿深信宫千雪。

    原来,是因为那宫千雪协助夜芳菲铲除了龙万花的谋反奸计。也许,在别人的眼中,一个连抚养自己成人的义父都会出卖之人,恐怕她的心思永无半分善念。

    夜芳菲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色,眉头紧皱,沉声道:“哥哥,你是不是喜欢雪儿?”

    属龙语低下头,似乎经过最大的努力,垂声道:“若是呢?”双目之中,带着几分故作的挑衅,冷冷地看着夜芳菲。

    夜芳菲身子一震,猛然站起身子,声音中带着极度的惊恐,急道:“你,你说的是真的么?”

    属龙语慢慢地抬起头,脸上带着暗沉的铁青,点了点头,道:“倘若是的话,是不是我与宫千雪都得死在宫规的伦理制度之下?”

    夜芳菲紧紧地咬着牙齿,齿间传出阵阵碎响,低头沉思,道:“你若是真想护得雪儿半生周全,便听我一句。”

    属龙语的眉头高高扬起,定定地看着夜芳菲,道:“如何?”

    夜芳菲压低声音,脸上带着几分焦急,轻声道:“我设法拨银万两,你带上宫千雪离开皇宫。永远都不要回来,走得越远越好。”

    属龙语猛然一怔,双目中闪过一道寒光,随即哈哈一笑,摇头道:“天之大,有何曾有我属龙语容身之地?我带上雪儿,又能前往何处?”

    心中,一种陡然而现的失落之感,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迅速地占据心头。属龙语知道,自己与夜芳菲之间,不管她的身世之密能否公开得以正名,他们之间永存的,只能是兄妹之情。可是,心中的失落和酸涩,让他的心,如同所有的希望在一瞬间崩塌粉碎。他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破碎的声音。那化成万千碎片的血点,瞬间扼杀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借口。那股强迫着他面对所有困难的意

    志,在一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

    夜芳菲舔了舔嘴唇,脸上带着无比的焦急,道:“你何时喜欢上雪儿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属龙语能拒绝皇后的暧逆之交,竟会喜欢上一个身带污点的罪官之后。

    若是属龙语真的喜欢宫千雪,凭他的性格,必定会请求皇帝赐婚。统领之身,与罪官之后胶合。非但不会让属龙语有好日子过,还会让他因为宫千雪不忠不孝之名落得身败名裂之地。属龙语咬了咬牙,双目中忽地涌起一抹血红,沉声道:“喜不喜欢,此时还重要么?”一种空前的绝望,迅速毒占据了属龙语的心。从见到夜芳菲的第一面起,在他的心中便涌起一种近乎天性的怜悯和疼爱

    。他在心中发誓,纵是付诸一生,也好护得她的周全。可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面目全非了。夜芳菲的心中,此时只有冷流世。那个风度翩翩不可一世的冷流世,不但有着皇后这个坚实的靠山,还有

    着冷府永不可撼的霸权。也许,只有冷流世,才能配得上夜芳菲这人间真凤之身罢。夜芳菲咬着嘴唇沉思,道:“哥哥,事关重大,万万玩笑不得。你若是真的喜欢雪儿,我便能早作准备。设法护送你们出宫。”她知道,若是属龙语真的心有归属,只有将他送出宫外,永远地开深宫之中权

    谋的争斗之弊,才能保得一命。而且,皇上也知道属龙语身受重伤,只要将属龙语送出去。再禀报皇帝,属龙语因伤重严重,在宫中无法治疗,只有出宫前去寻江湖野方一试。只等属龙语和宫千雪出得关外,一切也就安定了。更何况,

    依照属龙语此时的残身之体,留在宫中也无甚价值。皇帝必然不会深究他的去处。

    属龙语目光一冷,扭头看着夜芳菲焦急的面色,冷冷一笑,道:“你此时竟如此急着赶哥哥走,难道是担心哥哥会妨碍你的好事么?”

    夜芳菲目光一寒,沉声道:“你说什么?”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属龙语竟会说出如此逆耳之言。

    属龙语呵呵一笑,慢慢地站起身子,脸上带着无比的轻蔑,凑到夜芳菲的耳边,道:“其实,我也希望你能嫁入冷府,求得一世庇身之地。可是你大可放心,纵是我留在宫中,也断然不会阻了你的好事。”脸上,扬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