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杜宇声悲

第三百九十一章:请求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文件规定,学生修读辅修不设门槛,一般情况下无需申请。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几杯酒下肚,温偃双颊微红,此时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艳牡丹,纵使是见惯了温偃美貌的沈君临都不由为之晃了晃神。WWW。2yt。ORG

    “这是什么狗屁皇宫,连颗星子也看不到!”已经有些微醺的温偃非要凑到窗边吹风,沈君临奈何不得,于是只好由着温偃胡闹,只是温偃趴在窗边仰望夜空却只能看到黑漆漆的一片天,于是顺着酒意,温偃便不由自主地开始发泄起心中的郁闷。

    沈君临侧着头,静静地注视着温偃,暖黄的烛火照在他的侧颜上,将他的神色映衬得格外的柔和。

    宫外有山有水,有明亮的月光,有闪烁的星星……还有,自由。

    你愿意跟我走吗?从此天高海阔,逍遥自在,远离一切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沈君临在心中悄声问身旁的人,可很快他就自嘲地笑了。

    因为答案似乎是显而易见的。

    “我过几日出宫,到时给你带颗星星回来可好?”沈君临语带揶揄。

    “呵,怎……”温偃正要笑着反驳,可一扭头却见沈君临的神情竟格外的认真,于是她想说的话也就卡在喉咙里,再也吐不出来了。

    看着温偃呆愣的样子,沈君临伸出了手,“我准备离开楚都了。m.2yt.org”他的手伸到半空中的时候顿了一下,而后才动作轻柔地摸了摸温偃的头。

    就像是哥哥对妹妹的关爱。

    温偃并未注意到沈君临眼底的那一抹深情,她娇艳的面容上浮起一点讶异:“离开楚都?是要去办事?”

    她有些不大明白沈君临的意思。毕竟楚轩现在刚刚登基不久,朝中事务繁忙,在她看来,楚轩是怎么也舍不得在这个节骨眼上将沈君临这个得力干将外派出去办事的。

    “不。”沈君临摇了摇头,换了个姿势依靠在窗框边上,“出去游山玩水。”

    说完,沈君临对着温偃挤了挤眼,看起来就像是在有意炫耀着些什么。

    “游山玩水?”温偃的眼睛瞪大了一些,“他舍得?”

    “我要走他可留不住我。”沈君临嘴角的笑意微微收敛了些许,“他的意思是让我留下来继续辅助他,不过我回绝了。”

    到底一路扶持出生入死这么多年,如今忽然要分道扬镳,沈君临故作轻松的语气中终究还是透出了一点不明显的伤怀。

    温偃脸上的惊讶渐渐扩大,但这种惊讶仅仅只持续了一会就消散了开去。2yt.org

    “你……”温偃垂下眼睑,眼中迷蒙的醉意慢慢消褪。

    沈君临复又将目光转移到温偃的身上,他的神情专注而又认真。

    温偃好一会没有出声,屋中似乎只有两个人悠长缓慢的呼吸声在起起伏伏的飘荡着。

    “既然你是要去游山玩水……”温偃终于再度抬起了头来,她看着沈君临,琉璃般的眸子里闪动着狡黠的光芒,“不如顺带帮我去办件事吧。”

    像是笃定了沈君临一定不会拒绝一样,温偃的语调很是欢快,一点也没有求人办事应有的自觉。

    沈君临见状不由摇了摇头,无奈道:“何事?”

    “一点小事。”温偃裂开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口整洁的贝齿。

    眼前人的笑容灿烂得有些晃眼,沈君临挑了挑眉,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事情是这样的……”没等上一会,温偃就再度开了口。

    将越国如今的情况都说了一遍后,温偃这才提出了她的想法:“……我想让你过去协助依依他们,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柳筠顺利掌权。”

    下属她多得是,可是好的领导者她身边却不多。这也是为什么上次言人说要派人过去却被她拒接了的原因。

    ——一个沈君临已经胜过千千万万个士兵。

    早就知道温偃所说之事定然不会简单,但也没想到一上来就扔给他这么大一个担子,看来他是注定不能好好休息一回了。

    “依你就是。”沈君临不知道又从哪将他那把破折扇拿出来放到胸前摇了摇。

    “那小女子就谢过沈公子了。”温偃又是粲然一笑。

    一时间,室内满春。

    ……

    楚都的冬天又阴又冷。这几天天空都是黑压压的一片,直至今日才终于落下了大雪。

    “今日皇上若是派人来请,就找个借口给我推了。”说这话的时候,温偃正捧着热热的汤婆子,盖着厚被窝在软塌上。

    而绿竹唯恐她冻着,还特地又叫人准备了好几个火盆放置到她跟前。

    冬意暂时被隔绝到了火盆之外的地方。当绿竹再端着热茶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自家主子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软榻上半寐着,那模样就如同一只刚刚偷吃了小鱼的猫儿,一张小脸上写满了餍足。

    “皇上若是要召见主子的话,恐怕早就已经派人过来了。现在这个时辰还没信,奴婢觉得皇上应该是见外头下了雪,心疼主子,不会挑在这样的天儿让主子出门了。”

    ‘哗哗’的水声与绿竹柔婉的说话声混合在一起,泛着微绿的茶水缓慢地从茶壶中游走到了茶杯之中。绿竹将倒好的茶水放到嘴边吹了吹后,这才送到了温偃的面前。

    “听说雪水泡茶别有一番风味,奴婢特地收集了干净的雪水烧开了给主子泡的,主子且尝尝味道究竟如何。”绿竹笑道,一双杏眼里隐含着期待。

    然温偃接过茶后却没有急着喝,“你就净为他说话。依我看他这几天神神叨叨的,保不准还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来。”

    “哪有主子这样的!”听了温偃的话后,绿竹却是‘扑哧’一下笑出了声,“这宫里但凡是个母的,那就没有一个是不希望得到皇上偏爱的。如今皇上对主子这么好,三天两头地就要召主子到御书房陪读,那可是其他宫的主子都没有的待遇。怎的到了主子这,主子还嫌弃起来了!”

    温偃撇了撇嘴,一脸的不赞同,“我倒是觉得他最近应当是中了邪了……”

    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后,温偃端起手中的茶杯正要喝茶,可眼尾的余光却瞟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噗’,刚刚倒进嘴里还没来得及下咽的茶水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喷了绿竹一脸。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捕鱼达人现金游戏平台 |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