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产业洗牌加剧 厂商纷纷断臂求生

- 编辑:admin -

风电产业洗牌加剧 厂商纷纷断臂求生

风电产业洗牌加剧 厂商纷纷断臂求生

  由于中国风电市场竞争激烈,已经进入中国市场的外国风电企业遭受严重亏损。已在华设立6家工厂的西班牙歌美飒风电今年一季度在华销售下降超过50%,中国市场在其全球销售额中的比例由2011年一季度的13%降至6%。世界最大的风电企业丹麦VESTAS已经关闭了三家风电企业中的一家,印度SUZLON公司也宣布将出售其在华的生产部门。

  从风电上市公司公布的上半年业绩预告来看,经过5年高速发展的风电行业,正在经历一个明显的减速期。

  困境已威胁到风电企业的生存,各大厂商纷纷断臂求生,以换取现金流。

2011年全球十大风电企业排名

  5月25日,金风科技拟将其持有的天和风电叶片江苏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中材科技股份风电叶片公司,双方商定收购成交价格约2.15亿元;6月13日,维斯塔斯转让了其在丹麦本土的塔筒工厂,受让方是中国塔筒制造商天顺风能。继去年8月份终止风电项目重组后,中航重机上月宣布拟挂牌转让控股子公司下属公司中航龙腾风力发电有限公司90%股权,转让价格将不低于1.1亿元。而一些还未真正涉足风电行业的不知名公司,意欲及早退出这一行业,如黑龙江岱威风电设备制造公司拟整体转让,目前还未找到合适买家。

  在保证勉强生存的同时,一些有实力的公司不断尝试新的利润增长点。

  金风科技寻求海外市场机会;华锐风电则在海外市场、大功率风机、海上风电三点同时发力;天顺风能干脆选择在国外设立工厂。目前,还未见到明显成效。

  弃风限电严重、激烈的价格战、产能过剩,或许是造成风电行业急转直下的共同因素。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对本报记者说,国家主管部门正在重新梳理中国风电政策,集中解决风电并网、消纳,他预计,今明两年将是中国风电发展最关键的两年。

  明阳风电宣布与Reliance达成战略协议

  北京时间7月5日消息,明阳风电宣布通过新加坡子公司与RelianceAnilDhirubhaiAmbaniGroup旗下三个子公司达成股东协议以及股本认购协议。

  根据协议,明阳风电新加坡子公司将与RelianceCapital建立合资企业认购GlobalWindPowerLimited新发行股份,另外明阳风电与ReliancePower达成谅解备忘录,将在接下来三年内在印度共同开发2500MW的清洁能源,并向其提供风力涡轮机以及工程总承包(EPC)全套解决方案,Reliance则就项目的综合服务方面以及当地市场开发方面提供支持。

  维斯塔斯塔筒厂转让中国公司

  从维斯塔斯中国获悉,维斯塔斯近日与中国天顺风能(苏州)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将其在丹麦瓦德的塔筒厂转让给天顺风能。据了解,该收购协议还须获得中国政府相关部门的批准,预计能顺利通过。维斯塔斯将于今年9月向天顺风能移交位于瓦德的工厂和设施。

  据了解,在全球风电行业发展减速的大背景下,维斯塔斯于今年1月决定关闭其丹麦瓦德塔筒厂,并在全球开展竞争性投标转让程序。天顺风能不仅是中国最大的风机塔筒制造商,也是维斯塔斯长期的合作伙伴和供应商。此次天顺风能完成对瓦德工厂的收购,将助中国天顺风能有限公司在欧洲建立起全球化生产的足迹,同时工厂约120个工作职位也得以保全。

  多家风电企业放缓脚步

  在金风科技2011年新增装机首次下降,营业利润同比下降74.06%后,公司今年一季度报显示新增订单仅为约400-500兆瓦,与销量相同。

  根据统计显示,截至6月26日,两市涉足风力发电上市公司中,已有14家披露上半年业绩预告,仅有5家预计业绩同比增长,相比之下有9家公司预计业绩同比下跌,其中行业龙头金风科技、华锐风电均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跌五成以上。

风电上市公司中期业绩报表

  业绩预告显示,金风科技预计2012年1-6月净利润比上年同期下降幅度为50%-100%,主要原因是风电行业增速放缓,市场竞争加剧,风电机组价格下降。华锐风电也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降50%以上。继去年8月份终止风电项目重组后,中航重机上月宣布拟挂牌转让控股子公司下属公司中航龙腾风力发电有限公司90%股权,金风科技、华仪电气等上市公司也于近期先后披露风电子公司的股权转让计划。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发布的统计数据称,2011年全国约有100亿千瓦时风电电量被限发,创造历史最高值。同时根据电监会的统计,2011年我国部分省市风电弃风达20%左右,三北一些风资源丰富的地区或超过30%,直接经济损失达近百亿元,风电并网消纳一直是风电行业健康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

  今年3月19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印发十二五第二批风电项目核准计划的通知》,核准风电项目1676万千瓦,与第一批核准项目2883万千瓦相比少了近半,其中多出了不少风电供热、风电直供火电、风电火电联合协调运行的示范项目;4月,国家能源局《关于加强风电并网和消纳工作有关要求的通知》称,2011年全国风电弃风限电总量超过100亿千瓦时,平均利用小时数大幅减少。这被许多业内人士看做是风电行业放缓脚步的信号。

  风电在需求上仍然受制于接入瓶颈。虽然今年6月将实行的风电接入标准和可再生能源配额制将逐步推动风电接入的投资,但是最终缓解仍然需要1-2年时间。

风电产业洗牌加剧 厂商纷纷断臂求生

  此外,之前一直被认为有着巨大市场的海上风电,也进展缓慢。我国计划到2015年,海上风电装机总量将发展到5000兆瓦,2020年这一规模提高到3万兆瓦,然而,海上风电第一期特许权招标到目前为止还没核准,原定于去年年底的第二期招标至今还未有消息。

  由于风电核准速度减慢和接入瓶颈等因素,我国风电投资企业在2011年已经经历了较大的财务压力。风电设备制造业存在着产业集中度低的问题,产业资源没有得到优化配置和有效利用,技术研发和制造能力尚不能满足风电发展的需要,风电产业投资要按统一规划,有序推进。

  弃风限电严重、激烈的价格战、产能过剩,或许是造成风电行业急转直下的共同因素。中国风能协会秘书长秦海岩对本报记者说,国家主管部门正在重新梳理中国风电政策,集中解决风电并网、消纳,他预计,今明两年将是中国风电发展最关键的两年。